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安全生产

山西介休市:莫使矿难变成合法杀人

2015-10-27 18:54:44责任编辑: 百灵中国梦来源:百灵网中国梦频道点击:

  核心提示:一位年轻力壮的矿工,同时也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支柱,突遭矿难死亡,在矿上支付了死亡赔偿金之后,家属不维权了,矿上不上报了,政府的主管机关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民不告官不究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仿佛矿难变成了合法的杀人。问题果真如此吗?

  矿工突然死亡

  9月18日,接到举报,记者一行来到了死者户籍所在地的山西省晋中市下属的介休市三佳乡崇贤村。

  举报材料显示,7月30日,山西省晋中市下属的介休市连福镇红泥湾村东的鑫峪沟左则沟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了一起严重顶板(塌方)事故,具体死了多少人,因为矿上保密严格,外界不知,但是有一个已经处理完毕了。

  死者杨俊,又名杨小龙,42岁,介休市三佳乡崇贤村人,杨俊上有父亲杨某某,下有一儿一女。在左则沟煤矿向其家庭赔付145万元之后,8月12日,杨俊的尸体被埋葬了。

  

  在村边上为杨俊搭设的灵堂

  举报人认为,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么突然砸死了,而且死得悄无声息,矿上拿了钱就把一切问题都摆平了,让一桩本不该发生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对人的生命太不尊重了。

  在崇贤村村口,听说是打听在煤矿上砸死人的事,两位老者慢条斯理地指着村内的胡同告诉记者,“往前走,左拐,大队部附近,开百货店的那家就是。听说赔了个好价钱。”

  “赔了个好价钱”,两位老人的回答让人颇费心思。

  同样开百货店的一位女士微笑着告诉记者,“死了就死了,价钱好,家属拿到了钱,家里都不追究了,别人还有啥想不开的?”

  在村委会门口,三位刚从村部出来的妇女乐呵呵地告诉记者,你们走错了,他家在村部后面的那条巷子里。

  死者家中的陌生人:我就是个看门的

  顺着三位女士的指引,记者很快就找到了死者杨俊的家,杨家大门敞开,临街的几间屋子经营着百货店铺。整个院落好像没有发生过丧事。

  见有人来,一位40多岁干净利落的男子迎了出来。男子姓段。听说记者想了解杨俊的死亡和矿难的事,他很是开心地哈哈笑着告诉记者,自己是个外乡人,是帮助杨家看门,杨家人一大早就外出了。

  “咱是个外人,咱连这些商品的价格都不知道,人家去哪里了,没给咱说,咱也不能问。”男子解释说。

  在崇贤村,说起杨俊的矿难死亡,几乎所有的人仿佛都很开心地听着一个故事。这让记者的心情愈发沉重。

  涉事煤矿:领导全部在

  那么,“7.30”矿难究竟是怎么回事,煤矿又是怎么家属做的善后处理等等,带着诸多问题,记者来到了发生事故的连福镇左则沟煤业有限公司。进出办公区的大门半开着,大门旁边的道路上,运煤的车辆来回穿梭轰隆作响。

  听说是采访“7.30”矿难事故,一名头上有多处刀疤的光头保安队长匆忙赶了过来,电话请示以后,很不耐烦地告诉记者,矿上所有的领导全部去榆次开会学习了,没有一个领导在家。

  记者:有一个能知道的,给我们介绍介绍情况就行。矿上总得留一个值班的领导吧?保安队长:一个领导也没有。不就是出个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还没完没了。

  

  发生矿难的介休市连福镇左则沟煤业有限公司

  煤炭局:还要等待上级回复

  那么,左则沟煤矿“7.30”矿难,除了杨俊一个人死亡以外,到底还死了多少人,是否存在瞒报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等问题,记者一行来到了介休市煤炭工业局。该局和介休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同在一个楼上办公。

  煤炭工业局党建办公室主任宋增亮等人在听完了记者的来意以后,他让记者将采访提纲逐条书写,说是要向介休市委宣传部进行汇报,等宣传部回复以后才能决定是否接受记者的采访。

  在随后5天的等待和电话联系中,宋主任先是说宣传部没有回复,而后再打电话,办公室内的工作人员要么说宋主任开会去了,要么就说不在办公室等等。

  22日,记者拨通了介休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138****7070的电话,电话无人接听。

  23日,记者多次给介休市煤炭工业局一位张姓局长的1383****066的号码打去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向该号码发去了采访内容的短信,遗憾的是,直至截稿,记者始终没有接到介休市的任何回复。

  

  介休市煤炭工业局

  矿工生命岂能在“皆大欢喜”中被剥夺?

  采访中,一位退了休的山西省晋中市煤炭行业领导张君赢(化名)告诉记者,像杨俊这样发生了矿难死人事故之后,经过讨价还价“私了”的现象在煤炭行业非常普遍,死者的家人得到一笔高于正常数额的赔偿金,然后签署保密协议,有些家属也乐于配合煤矿“封口”,这种“双赢”的表象将矿难隐瞒得愈发隐蔽,愈发不可告人。瞒报本身就是违法行为,煤矿用这个“小违法”的手段掩盖了背后更加深不可测的各种犯罪行为。

  我国《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煤矿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等明确规定:煤矿发生事故后,现场人员应立即报告煤矿负责人,负责人应于1小时内报告县以上安监、煤监等部门,县煤监部门在2小时内上报省煤矿监管部门、县政府等。

  虽然条例和规定对上报的时间均有具体规定,但先决条件是发生矿难以后,由出事的企业须自行上报,那么,如果企业瞒而不报呢?

  除国家的条例和规定以外,山西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的《煤矿隐瞒事故核查处理办法》也规定,煤矿事故瞒报被举报后,事故发生在半年以上的,60日内核查完毕;近期的,30日;近日的,10日。

  问题是,遇难者家属拿到了高额赔偿金被封了口,管理机关,明知道发生了矿难,但是其“装聋作哑”或者干脆和问题煤矿沆瀣一气,民不告官不究,又该如何处理?难道死亡矿工的生命就这样在“皆大欢喜”中被剥夺了吗?

  更为严峻的是,企业之所以瞒报矿难,很有可能是因为还有更多的矿工受困。在这一点上,黑心矿主很有可能涉嫌故意杀人。

  我国刑法规定,故意杀人罪在主观上须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

  现实情况是,有些矿难发生后,矿主隐瞒不报或者少报受困矿工人数,极有可能误导有关部门采取适当的措施营救,从而延误了救助时间致人死亡或者伤残。这是典型的故意杀人犯罪。

  当然,对于那些与矿主勾结一起充当“保护伞”瞒报矿难的政府官员,法律也将会以共同犯罪来追究他们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

  “也有人可能会认为,你看,人已经死了,矿上也足额赔偿了,连家属都不追究了,其他人员再去追究,岂不是多此一举,无事生非?实则不然,追查矿难不在于问责,而是希望通过追查每一起矿难,惩前毖后,亡羊补牢。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煤炭企业每隐瞒一起安全事故,同时也隐瞒了导致这起事故的若干安全隐患,这些隐患也许就能导致下一次矿难的发生。”采访中,已经退了修的晋中市煤炭行业领导张君赢(化名)苦口婆心地告诉记者。

  在一场“你情我愿”中,杨俊,这个活生生的人就怎么没了。煤矿平息了事故,家属拿到了钱,煤炭局果真毫不知情吗?在介休市的左则沟煤矿,“7.30矿难”究竟死了多少人?晋中市谁来说一说?(来源:消费日报网)

 

新闻推荐榜